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小说>>桃花梦(1)第一回a
 
桃花梦(1)第一回a
文 / 榆椿院客   2012-2-27 发表
 
桃花梦内容提要

 

本书坚持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基本创作方法,以忧伤的笔调,通过男主人公与女知青甄思佳相遇、相会、相爱的曲曲折折,矛盾层出不穷,悬念起伏隐现,有感人的欢声笑语,有苦涩的酸楚泪水,也有对人生问题的揭示,对人生奥秘的探索,喜笑怒骂,皆成文章,平凡日常,饱含哲理;说明由客观现实和主观意向组成的人的命运的复杂性,鼓励人们在必须适应客观现实的基础上,不要辜负自己的青春岁月,不要忘记社会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改造客观现实,最终实现自己的主观意向。

同时,通过山村桃花峪由大乱到大治的风风雨雨,真实地多角度多方面地再现了中国华北农村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前的粗线条面貌。并以略显沉重的笔调,塑造了一位为党为社会主义为人民群众呕心沥血以身殉职的焦裕禄式的干部的可敬形象;也以极大的热情和优美的言辞,赞扬了以桃花峪人民群众为代表的中国农民吃苦耐劳忠厚老实默默奉献的优秀品质;并以更大的热情,赞颂了桃花峪青年为改变家乡面貌,不惜脱皮掉肉汗洒深山,为创造一个美满和谐的新农村而艰苦奋斗的时代精神。

本书以极抒情的笔调,描写了吕梁山区独特的地理风光,表达出作者对农村田园生活的赞美。

另外,本书结合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对一些公认的社会弊端进行了探讨,希望为那些关心社会关心民生,关心“三农”的人们提供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也希望能使成功者产生更多美好的回忆,使失败者或受挫折处于低谷的人越过失望,越过绝望,产生更多的希望,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最后,需要一提的是,本书纯属虚构,虽然是第一人称,却不属个人传记,也不是回忆录,现实中的人不必对号入坐,但有关数据,如人口结构,物品价格,地亩产量,生产的收支分配等,完全参照于当时的记载,并和本县县志核对无误。

 

 

 

 

 

2010-7-31

                          初草于吕梁山麓  榆  椿  院

 

总  目  录

 

桃花梦之一     梦之序

            第一回  心潮动初度桃花梦

                           缘分启首遇苦情魂

            第二回  因多情失策桃花阵

                           解围攻试锋梨园村

         第三回  马万里重改鸳鸯谱

                            甄思佳三会梦主人

      第四回  惑知心痴思感夙因   

                       醉嫩红娇艳弄春风

            第五回  甄思佳情调梦主人  

                           李步青演义桃花村

 

桃花梦之二     梦之初

         第六回  桃花峪山重又水复

                           工作队柳暗亦花明

            第七回  马万里妙计定乾坤

                            桃花峪两派归一统

            第八回  问津郎欲渡迷魂津

                          怀春女羞泄艳阳春

            第九回  鸳鸯峰双情意未尽

                           桃花峪群芳露华浓

            第十回  玉屏山淫声敲警钟

                            梦主人二度桃花梦

 

桃花梦之三    梦之迷

            第十一回  争风流青春献农村

                               百花艳心曲飘流云

            第十二回  桃花潭绿水吟芳韵

              馨芬园白石咏公心

            第十三回  陶逢春失意归故里

                               甄思佳得志展英风

     第十四回  陶永红学做风雅人

              众民兵夜袭栖霞岭

     第十五回  双飞蝶留照惊情变

      梦主人三度桃花梦

 

桃花梦之四    梦之浓

                   第十六回  疑上疑无奈销倩魂

                                             情中情有意慰芳心

           第十七回  陶世清往事如烟云

                  甄思佳前景似绣锦

第十八回  锦云霞忽作寒烟凝

                 鹊桥会因何缘分尽

第十九回  梦主人四度桃花梦

                   山娃子欲兴文商城

第二十回  私情断欲断本难断

藕丝连非连又似连

 

桃花梦之五    梦未醒

第二十一回  挥热汗碧血换新容

                       释冤家隽语解旧恨

第二十二回  甄思佳泪别满山红

                       马万里魂萦桃花村

第二十三回  感悲欢细品世间情

                     具规模粗思仙苑景

第二十四回  梦主人五度桃花梦

                      甄思佳悲诉情中隐

第二十五回  画蛇添足泛滥爱情论

                      狗尾续貂归结桃花梦

 
第一回  心潮动初度桃花梦

              缘分启首会苦情魂a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爱情艳遇,那是一段难忘的往事。而我的这段往事,由于特殊的环境,更叫我梦魂萦绕难以忘怀,呵,那盛开的桃花,那景色秀丽的桃花峪…….

桃花峪是闪耀在我们满山红公社桂冠上的一颗明珠,不仅地名好听,地方本身就很美,座落在百花山脉中,背靠栖霞岭,怀抱胭脂沟,左有玉屏山,右有鸳鸯峰,群山环绕,绿树掩映,清泉涓涓,溪流淙淙,果真是山川秀美,水土宜人。栖霞岭上,苍松翠柏,四季长青,晨曦夕晖,丽日秀月,勾勒出变幻莫测的山色岚光;而桃花峪周围的山坡上,山沟里,层层梯田中,一处处的桃园、苹果园、杏园、葡萄园,还有一些零星的或成簇的柿树、核桃树、黑枣树等等,交织成一幅幅锦绣画卷;村内村外,也栽着一些桃柳树和香椿树。春天,柳暗花明,红绿相映;秋天,桃果飘香,沁人心脾;在迷人的夏夜,清风凉如水,新曲逐流云,若栖息于其中,真不知忧愁二字为何;人们都说,桃花峪是人力和天工的结晶,用智慧和汗水凝成。一进入这个地方,那种似醉似痴的感觉,就会使你陷入一种甜蜜的梦境之中,各种美好的幻想就会在你的脑海里浮现翩翩,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神秘和奇妙,但你一定知道,你已和一切罪恶欲念根绝,你心里存在的,是人类最纯洁最高尚的追求!

可对我来说,一提起满山红,一提起桃花峪,我的心就阵阵发痛,那独具特色的山野绮丽风光,那高大深沉的公社机关大院,那青春和汗水交辉的绚丽场景,象一幕幕定格的电影镜头,牢牢系在我的心里,我深深地怀念着那儿和那些忠厚纯朴的农民乡亲,也更深地怀念着一生一死的两个人,在感情的深渊里苦苦地挣扎,挣扎着……

真是:

     

无限往事付烟云,半枕桃花梦断魂;

     梦里历历真人世,可笑醒来是梦中。

 

还有一叹:

     

少年情事老常梦,景如当日意更浓;

     最苦却是醒来后,夜半展转到天明。

 

 

记得我和公社书记马万里同志到桃花峪大队蹲点时,韶华正春分,是乍暖尚轻寒的仲春气候,一阵山风吹来,飘洒着几点雪花,脸上冷冰冰的。在这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用自行车带着全付行李、洗漱用具和一些书籍,顶着风爬坡,确也累得够可以,微微的汗水,也产生一些热气,而落在脖子里的雪花,化成一股凉气,顺着脊梁直往下钻。汗水、雪水,热气、凉气,我全不管,反正我心里甜丝丝的,因为我不说,你肯定不知道,和我俩一块顶风前进的,还有一位不平常的姑娘。

一听我心里甜丝丝的,你就会猜想到,这姑娘一定生得十二分漂亮,否则,我如何看在眼里,甜在心中?而你也不免暗暗揣想这姑娘的风韵,倒不如借用我曾为她写的一段赋来称赞几句.

 

这姑娘:

      “傲雪春梅,不足喻其素雅,

        被霜秋菊,不足喻其高洁,

         凌波芙蓉,不足喻其清纯,

         幽谷劲松,不足喻其逸韵,

         射江寒月,不足喻其神采,

         映潭彩霞,不足喻其艳丽,

         穿云惊鸿,不足喻其芳姿,

         戏水游龙,不足喻其风度。

         其动人之处,

         正在将言未语时,似愁似喜间。”

 

我们三个人象三只鸿雁,在艰难的征程上跋涉,老马就是强壮的大雁,在前面顶风开路,姑娘就是稚嫩的小雁,跟在我们后边费劲地前进着。

老马已五十多岁,清瞿而高高的个子,久经风霜的脸上布满皱纹,连鬓胡刮的精光泛青,短短的寸发粗壮如针,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眼睛常常是迷缝着,天平饱满,地阁方圆,高高的鹳骨透出刚强,挺直的鼻梁正气逼人。不过,除去一身干部服,标标准准是一个普通的北方汉子。虽是领导干部,一点架子也没有,走到那里,都能和群众打成一片,可谓水乳交融了。和群众在一起时,总是乐呵呵的,只有极个别的时候,比如无事务干扰的夜里,他就陷入沉思,仿佛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圪瘩。现在就是这样,在前边默默地走着,头也不回一下。   

看着他的背影,我知道,他心事重重,两根粗眉又拧在一起。你一定想知道他心里有什么事吧?这件事对老马压力太大了,因为我们冒着这么恶劣的天气奔向一个更加恶劣的环境,也就是桃花峪。这个大队正陷在一场异常激烈的派性斗争中,誓不两立,你死我活,连进驻的工作队都赶出村外。我们是临危受命去闯龙潭虎穴,岂能不思虑重重?

而我的心里,还想着其他的事情,你也许会说,能想什么呢?除打姑娘的鬼主意外,绝不会想别的东西。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这虽是我心里的秘密,但是一般人都可以想像到,所以,我时不时回过头去,望望那姑娘红朴朴的脸,有趣的是,我每次回过头去,总发现那姑娘在看着我,脸上浮现着一种神秘兮兮的笑意。我心里也偷偷的发笑,因为我心里就藏着一个关于她的小秘密,而且,也仿佛觉得,她心里也有一个小秘密,一个她应该有,但我却不敢确定的小秘密。 

说起来,我和这姑娘倒是挺有缘分的,只是初次相遇,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而她呢,可能根本没注意到,世界上还有我这么个人。本来,一个人一生中遇到的陌生人简直数也数不清,但怪就怪在,我俩不仅再次相遇,而且相会相聚相知,开出美丽的爱情之花,尽管那个环境曾经非常的恶劣,仍然开的那么鲜艳,鲜艳的让人梦魂萦绕,更奇怪的是,所有这一切,竞孕育在我做的一个怪梦里。我为什么会做这个怪梦呢?

 

我虽同几百万红卫兵一样接受过毛主席的检阅,但在那个特殊年代,初中才读了一年多,就赶上大批判,大辩论,大字报,文攻武卫,糊里糊涂混讨几年,最后,文不成武不就,领张结业证转回乡里。也许是特殊的年代人也特殊吧,我仍然是, 思想比较激进, 知识也算广泛, 而且朝气篷勃精力充沛, 用屠格涅夫的话来说: 

 

“我的血在沸腾, 我的心在发痛, 有一种极舒服, 而又莫名其妙的感

觉. 我总是期待着, 又好象有什么东西叫我害怕似的, 而且, 我对什么

都感到惊奇, 我的整个身心都准备好去接受什么。我的幻想在活动,一

直绕着那些同样的现象急急忙忙的转来转去,就象燕子在晨光中绕着钟

楼飞翔一样;我沉思,我悲哀,我甚至掉下眼泪,然而即使在音乐旋律

的诗歌,或者黄昏的惊人的美所引起的眼泪和悲哀中间,青春和蓬勃生

命的欢乐感情也还象春草似的生长起来。”

 

其实,这种欢乐感情,不过是青春期的躁动而已。我的这种躁动,最初从读高小的时候就开始萌发,到初中结业时,已经极度地膨胀起来,所谓同学少年,书生意气,风华正茂,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者也。在我自己的诗集里,保存下来的第一首诗,就是那时写的,是读了《李太白集》后,有感而发的。

 

诗曰:

   “ 梦飞霄汉笑太白,    心度沉浮仍从怀;

      手携环宇济世才,    万民共举幸福杯。”

 

写诗的时间离我十六岁的生日整差两个星期,初生牛犊不怕虎,连大诗人李白都不放在眼里;而在我的少年情怀里,己有了对普天同庆安居乐业自由平等和谐美满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以及为这种生活而努力奋斗的思想萌芽。但这很正常,如果屠格涅夫说得还不够清楚具体的话,曾任文化部长的王蒙先生就说的具体多了:

 

“十七岁,这正是一个革命的年岁!一个戴袖标的年岁!除了懦夫,

白痴和不可救药的寄生虫,哪一个十七岁的青年不想用炸弹和雷管去炸

掉旧生活的基础,不想用鲜红的旗帜,火热的诗篇和袖标去建立一个光明

的,正义的,摆脱了一切历史的污垢和人类的弱点的新世界呢?十七岁,

多么激烈,多么纯真,多么可爱的年龄!在人类历史的永恒的前进运动

中,十七岁的青年人是一支多么重要的大军呀!”

 

怪不得人家当部长呢?说得多么精彩呀!尽管用他说的年龄段来衡量我可能早熟一些。尽管这个年龄段的青年更需要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更需要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可以断言,儒释道三教,都应该把这段话列入经典。

是的,青春的蓬勃生机真叫人惊叹,不管是繁华城市里名门望族的少爷小姐,还是穷乡僻壤中寒舍草芥的闺女小子,当青春躁动时,都会产生同样的惊喜和不安。每次劳动中间休息时,与我差不多年龄的青年反而打闹起来,摔跤,比臂力,把这些做为消除疲劳的方式,也招来老社员的讥笑或善意的咒骂。可有什么办法呢?青春期的人,谁不充满了许多浪漫的幻想呢?谁不因为太多的幻想而躁动不安呢?在青春的躁动中,总有释放不完的精力,而且,总幻想着干一番事业,以为整个宇宙都急不可待地等着他去闯荡。

人生规律就是这样,暮年的时候,无论天南地北,无论养尊处优,还是穷困潦倒,无不深切地怀念着故乡,那归乡的急情,一天天噬咬着他日趋衰弱的心脏;而在青春年少的时候,却一心想飞出故乡的怀抱,到那广阔的天地里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我从初中结业回乡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时,心里念念不忘的仍然是“好儿女志在四方”, 那无休止的田间劳动,日日早出晚归,胸膛里总是窝着一股怨气,九载寒窗,十年勤奋,这小小的乡间,岂能挥洒我满腔的豪情壮志?那急剧膨胀的躁动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把我炸得粉身碎骨!

我给我父亲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能给我找个工作,我就参军去,即使把一腔热血抛洒在烽火硝烟中,也不愿在尘封中埋没。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已经悄悄的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怨恨,企盼,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无奈,无奈也变成了习惯,春夏秋冬,一年一年,日出日落,一天一天。生活就象葡萄藤,春天,从土里刨出来,随着一声吆喝,大家七手八脚扔到架上,解开捆绑好的稻草绳,均匀地铺在架上,用马莲仔细地糸好。等到入冬,再将修剪好的葡萄藤用稻草捆成一把一把的,然后,从架上拉下来,七手八脚埋到土里。等到来年春天,再刨出来。这种无限反复,真叫人无可奈何,由无奈变成习惯,一切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每天的所做所为,既单调又无味,可也不能不做,就象上足发条的钟,不管你如何想,想什么,总是这么一天天走下去,走了一天又一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到什么时候为止。

活生生的人,毕竟不是无生命的钟,总要发生点什么。我就是这样,在平淡乏味的生活中,却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梦。

仿佛置身于崇山峻岭之中,林木参天,绿云蔽日,满目奇花异草,充耳百鸟争鸣,鲜艳的桃花开的满山遍野,阵阵香气使人欲醉欲痴;一座山岗,云雾了绕,苍松翠柏之中,隐现古庙一角,庙前是一个小巧山亭。我顺着山道,左盘右旋,登上高岗,这才看清,小亭悬一牌匾,上题:泣红亭。

亭联曰:

      

“ 满目山色春秋异,  一腔心事古今同。”

 

掩映在一片树荫中的古庙,门面五间,坐北朝南,山门高耸,金碧辉煌,两角钟鼓楼相对,寂然无声。

庙额题曰:桃花庵。

一付对联,耐人寻味:

      

“魂绕清霜谁曾忘        神会冷月梦无涯”

 

可惜朱门紧闭,静无声响,不知庙中奉何神道。我不愿冒然造次,正待离去,忽听一女,犹如燕语莺啼,朗声吟哦: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沁心一杯桃花水,醉迷多少痴男女。”

 

一股好奇之心,催我轻扣门环,门开处,是一戏装女子,满头珠翠,一身锦绣,延颈秀项,皓齿如玉,眉似远山,星眼传情,一股异香,透人肺腑;仔细一看,虽浓抹脂粉,却难掩老衰之色。我想,这一定是桃花夫人息妫,就笑语问道:“夫人您好,贵庙可否一游?”

夫人侧身施礼,灿然笑曰:“相逢皆有缘,礼当恭候。”并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我这才发现,夫人手持一把白纱团扇,上画一枝桃花,似一抹彩霞斜映,娇容如笑脸,暗藏春光无限;两只蝴蝶,栩栩如生,似形影相伴之一对恋人,果真是一件稀世珍宝。上面字迹依稀可见,虽看不清内容,却可以肯定,一首五言诗,一首七言诗。因是闺中体身之物,也不便借观。

进的山门,当院中立一三尺高的高脚双耳香炉,对面是三间正殿,左右各有一间小耳房,东西各有厢房四间;正殿地基高出地面三尺有余,进殿须爬上五级台阶,殿前的阳台和台阶两边都装有白石栏杆,栏杆柱头各雕一朵含苞花蕾,台阶中间是一块与台阶平行的长方白玉石板。台阶两边的阳台前各有一树,枝叶繁茂,无花无果,不知是何树,于是请教夫人。

夫人曰:“此乃所谓仙人桃也,也称西王母桃或昆仑桃,此桃形如栝楼,表里俱赤,因得霜始熟,故亦称霜桃或冬桃。”

我很奇怪:“既是桃树,为何遍山桃花灿烂似锦,此树独森森然?”

夫人笑曰:“此桃非为凡品,从来不肯入乡随俗,或百年一熟,或两年一成,全在有缘,自恃神韵仙骨,视哗众取宠如娼优之伎俩。今日枝叶茂盛,不久则可结果,看来君也是有缘之人,望到桃熟之时,定来草庵尝鲜。”

我想,夫人如此貌美,却故弄玄虚,犹如江湖骗子一流,于是,不置可否,一笑了之。抬眼向正殿门上望去,殿额题曰:无虚幻境。

既曰是幻,而谓非虚,我心中莫名其妙,疑惑不止。

再看两边,亦是一联:

         

“愿天下有情人         都成了眷属

           是前生注定事         莫错过姻缘”

 

既曰注定,岂能错过?不过,一个“愿” 字,一个“莫” 字,反映出确实有许许多多的有情人错过了姻缘。此本是杭州月老祠的门联,不知为什么贴在这里,此额此联,真是风马牛不相及。这个小巧雅致的庙宇,倒有些离奇之处。

我暂不想上殿,就向殿东转去,那东厢房是一明两暗,门上亦有一匾,题曰:巫山离馆。联曰:

         

“腹中难解起疑云       眼里看破飞泪雨”

 

世上让人起疑和坠泪的事,可谓数不胜数,而把这两句做为巫山云雨的一解,倒也别有一番情趣。房门大开,掀起珠帘,对面靠墙是一紫色雕花大方桌

 
2012-2-27 10:37:06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8 篇︱已被阅读过 1274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