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散文>>年夜饭
 
年夜饭
文 / 墨海名流   2009-10-18 发表
 
 听到儿子清脆的童音,母亲终于泣不成声,就如同堵涨了许久的山洪冲垮了河堤,眼泪如洪水般汩汩横流,悲天悯地。父亲端起酒杯,良久不能成饮,一颗浊泪缓缓落入清澈见底的酒水中,迅速扩散成一杯浊酒。
  除夕之夜,团圆的夜晚,张灯结彩,锣鼓爆竹,普天同庆,歌舞升平。
  忧伤的气氛却充满了我们的家庭。欢快的春节联欢晚会黯然失色。
  只因一盘羊肉串。
  羊肉串这种风味小吃,提起它,一百个人中可能会有九十九个闭目回味其独特滋味。看到它,多数闭目回味的人可能会迅速长出馋虫,涎水流出嘴外。
  尤其是孩童。滋滋地咂嘴声会连成一片山响,急不可耐地产生想吃一串的念头。
  今年雪天多。
  今天是除夕。又遇上一个大风雪天。寒风呼呼,从窗户直逼进室内,沿着人的骨缝直逼入身体脏腑。
  这么冷的天气,年夜饭吃点啥呢?
  记得我儿时,父母为了准备一顿年夜饭,需要一笔不小的花费。年夜饭吃点啥呢?母亲前思后想,总是在最后决定,将就一顿吧,省下几元钱给孩儿们买两件像样的衣裳。年夜饭就像平时的日子一样将就的过去了。这里的孩儿们就包括我和比我小四岁的弟弟。
  现在日子好了,不同以往。同样的问题,考虑的不同。平时,天天都和过年一样,年夜饭更应该吃得别致一点。于是午饭刚过,妻子就征求大家的意见:
  年夜饭吃点啥呢,你们想吃点啥呢?
  五岁的儿子抢着发言,就像到了饭店点菜谱一样历数着自己喜欢吃的菜:
  蘑菇炒肉、蕃茄鸡蛋、清炖鱼……,再加一盘羊肉串。
  我也报了一个菜:尖椒土豆丝。
  轮到父母亲只说吃什么菜都好。他们对现在的好生活,显然十分满足。
  夜幕将临,晚饭准备得很丰盛的。之后,妻又架起油锅,炸了一盘羊肉串,端上餐桌。不是讲究食疗吗,羊肉性暖,能起到给大家暖胃的作用。
  父亲,母亲,儿子,妻,我,五人。围桌坐好,启箸。父亲好喝酒,我还特地给准备了一瓶汾阳王。
  餐桌仍然是那张长方形的餐桌,餐厅仍然是那个刚好能放下这餐桌的餐厅,凳子仍然是那六把凳子。
  然而,物是人非。
  气氛不禁显得有些郁闷。
  酒杯里的酒水借着灯光,亮晶晶。父亲端起酒杯却呆呆地盯着,良久,好像要从那清澈的酒水中看出些陈年往事来似的。
  母亲对着那盘羊肉串出神,神色忧伤,几次举起筷子要夹一串来吃,却不能,仿佛那一双竹筷有千斤重一般。
  儿子快人快语,操着奶声奶气的普通话说:
  爷爷你快喝酒啊,奶奶你吃一支羊肉串啊!哎?五个人怎么摆了六把凳子?
  听到儿子清脆的童音,怎能不叫人伤心落泪呢?


  是啊,我怎么能不理解我的母亲呢?
  母亲生活节俭。
  有两句话她时常挂在嘴边。我从记事开始,她就经常在我的耳边念叨,千遍万遍地念叨着。
  一句是:缺少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另一句是:有钱常想无钱日,莫教无钱想有钱!
  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实在是舍不得呀!一分钱想掰成两半花!
  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从嘴里节省下的俩钱,供我们好吃好穿,供我们上学。
  打小时起,我没有见过她吃过一根冰棍,一支羊肉串。
  我记得羊肉串第一次光顾我们村的时候,也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季节。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那一夜也是除夕夜。
  第二天清晨,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没有一丝风,整个世界如同一座玉雕艺术品。雪后的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富氧分子。
  孩子们是这个艺术世界的第一批欣赏者。早早的就起了床,给长辈拜年,挣压岁钱。
  他们穿着崭新的衣服,三五一群,连蹦带跳地挨家挨户窜门。窜完了邻居,窜亲朋,窜完亲朋,窜长辈。院子里,大门口,大街上,都有他们留下的一串串的脚印,如同一串串羊肉串般,排满了大街小巷和家乡的沟沟坎坎。一年一次,孩子们只有今天才是最欢乐的。今天可以挣到压岁钱,可以无拘无束地花挣来的压岁钱,可以和长辈们不分大小地开玩笑。如此这般,喜得满街都是他们的笑声,满院都是他们嘴里冒出的白雾。
  大年初一。
  普天同庆。
  家家户户彩旗桃符,灯火辉煌。
  就在这一天,羊肉串这种从未见过的洋小食,借着改革开放的阵阵东风,消消落户到我们这个小山村了。
  在这之前,我只是曾听从大连打工回来的五叔说起过羊肉串。他说十分可口。
  从记忆深处再寻找,还会隐约记起,二舅那年从北京回来——二舅到北京也是为图打工挣两个零花钱——告诉我们他见过烧烤,其中就有羊肉串。
  就是这个新生事物,给我和弟弟带来不小的灾难。将我们新年第一天的欢乐硬生生地夺去!
  当我和弟弟从那群欢乐的孩子堆里出来,各回各家吃午饭的时候,本以为欢声笑语还可以持续下去的时候,母亲却如同恶人一般站在我俩面前,平素的慈祥隐藏了,严肃地问:
  你们的压岁钱呢,我怎么听说你们把压岁钱买了羊肉串了?
  我们兄弟俩不敢作声。炉旁的小猫也停止了它喵喵的叫声,灰溜溜地从门帘角下钻了出去。母亲看上去确实很生气:
  压岁钱是你们俩一年的书本费,我早没有和你们说过?!你们为什么不攒起来,为什么要胡乱花了呢?
  母亲说过的,并且不止说过一次。从我记事开始,到我今年八岁,每年母亲都要说上好几遍:
  儿啊,你们把压岁钱攒起来,开学好交学费。
  每次我都会懂事地回答:
  嗯,知道了,妈妈。
  但是,每年都会因为胡乱花了压岁钱而挨母亲的教训。
  今年又犯了。真的是因为忘记了吗?不全是。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羊肉串太好吃了,味道好得我俩忍不住胃口的聒噪。于是,我和四岁的弟弟买了;吃了;错了。
  母亲因为我们屡教不改,还大大出手,踢了我几脚,打了弟弟一个耳光。
  我是家里的老大,错了,挨了,习惯了,闭了嘴一边站着去了。可怜的弟弟却哭声震天,中午赌气不吃饭。小嘴噘得老高。眼睛红得像灯泡。嘴里时不时地叨唠:臭妈妈……
  慢慢地,我们长大了。
  这期间,我从没有看见母亲自己给自己买过一支羊肉串吃!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我想这是母亲的习惯。过惯了有钱常想无钱日莫教无钱想有钱的日子!遇到过无数次缺少一分钱逼死英雄汉的艰苦遭遇。我疼爱我的母亲,弟弟同样也疼爱我们的母亲。
  后来,我们兄弟俩有了经济来源。有多少次吃了多少支羊肉串,记不清了。但是有一次,我清楚地记得。仍然是一个大雪飘零的冬季,仍然是银装素裹的世界。弟弟给母亲买来一盘羊肉串。
  母亲吃了,笑了。
  弟弟也憨憨地笑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半年弹指一挥间。
  时过境迁,睹物思人。
  羊肉串静静地躺在盘子里,母亲却吃不下去。
  是啊!
  她老人家再没有机会吃弟弟给她买的羊肉串了。
  弟弟也没有机会听她老人家说不要乱花钱攒钱交学费了。
  她老人家再不可能打弟弟一个耳光以教训他了。
  弟弟也不可能噘着嘴嘟囔臭妈妈了。
  善良的弟弟的寿命竟停滞在那个嫩嫩的二十四岁。刚刚娶过妻,尚未生下子,赡养老人的义务还没有担任起,他就倒在了滚滚车轮之下的血泊中。
  自此,白发如闪电般爬上母亲的两鬓。她老人家天天在夜静更深时分呻吟,深深的呻吟。
  悲天悯地的呻吟声常常把我从梦中唤醒。
  弟弟走了,只留下一张笑脸,憨憨的笑脸留在大家记忆中。


  除夕之夜,家家户户,灯红酒绿。
  我们家却,丰盛的年夜饭拌着母亲的呜咽声持续着,持续着。
  羊肉串在盘中,散发着浓浓的独特的香气,凉了,冷了。
  我们再提不起吃它的胃口。
  只有儿子吃得津津有味。
 
2009-10-18 22:48:23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1397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