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小说>>十三岁的梦季(一)
 
十三岁的梦季(一)
文 / 墨海名流   2009-10-18 发表
 
卷一  昼梦夜梦
一  爱你

弓老师课堂艺术性极强。每堂课都像是经典美女的身段,比例得当,不多一分,不少一分。让学生们无可挑剔。而他本人的身段也很标致,又年轻精神,经常会让讲台下面的女学生陶醉得忘却自己。
就有那么一次,让我记忆深刻。是一天下午第一节下课后,我们班的一位班草竟然无意识地尾随老师进入老师办公室。老师扭头问她什么事,她才如梦方醒,露出绯红的两片圆润的腮蛋儿。
《伟大的友谊》一文,我们都盼等了两日。是这样,弓老师这两日忙得到县里接受表彰。前天,他为到县里接受表彰作充分准备,耽误了一日;昨天,他应邀亲临表彰大会接受表彰,又耽误了一日——弓老师工作向来都是一丝不苟,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次到县里是他人生第一次接受这么大规模的表彰,所以他告诉我们说,对不起大家,要耽误大家两日,为到县里领表彰作准备。还说不能让全县的教师看到你们的老师是那么个糟糕的形象。我们全体同学都十分赞成。就连平日里极想偷懒的李立,这两天的预习做得也十分用功。窗外秋色如水。今天弓老师要回来了,为我们上课。
课堂里静极了。虽然教室里学生多,课桌的行距列距可怜得只剩下仅容纤纤素腰通过的距离,但是摆得整整齐齐。校服干干净净。是卫生委再三检查后的效果。八十三双充满渴望的眼睛都在期待弓老师领奖归来。
上课铃声还没有响,弓老师站在了教室门口。
靛蓝色的崭新西服。衬衫洁白无暇。一条金黄色的高级领带充满质感,沉甸甸地垂在胸前。最耀眼的是那双油光可鉴的皮鞋,在晨光的照射下,晃得学生们的眼球微微发痛。用老师和我们开玩笑的话说叫:
皮鞋不亮,找不下对象!
看到弓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全班的笑脸就像一幅画。班花脸上首先盛开了一朵美丽的牡丹花。牡丹花饱蘸了惊喜和愉悦,渐渐渗染开去,渗染开去。所有女生的脸上顿时染上喜色,迎着清晨的阳光,朵朵渐次盛开,“花重锦冠城”!女生是花,男生是叶,片片绿叶晶莹清澈。好美的富贵牡丹图啊,恐怕唐寅再世也再画不出了吧!
弓老师欣赏着眼前的一池牡丹,自己的笑容马上收敛,走上讲台,一本正经地对大家说:
孩子们,我今天有多么高兴,谁能形容?我无法形容。去年拿了镇上的优秀教师,今年又拿到了县里的,这是谁的功劳?有人说是领导的大力栽培,我说更多的是同学们和大家背后的家长们的大力支持!正所谓“双赢”效应吗,大家说对不对?
同学们掌声雷动。大家都觉得好亲切,今天的弓老师又如此帅气,掌声过后,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异口同声地呼喊:弓老师,我爱你!
在我们的心目中,弓老师胜过自己的父母。我们会像爱自己的父母一样爱他。
弓老师的时间观念特别强,他说完获奖感言,上课铃声刚好响起。他开始了他的精彩讲解:
什么叫友谊?
我们一般同学之间的友谊能不能叫伟大的友谊?
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是伟大的友谊?
弓老师的三个提问,提得真好,整篇课文的精髓全由这三个精彩的提问一网打尽。学生们自觉地分小组开始小声讨论:
你和我之间的情谊就是友谊。
我们之间的友谊时好时坏,有的只是为了玩耍,不能叫做伟大的友谊。
老师和我们之间的情谊那就是较为伟大的友谊。
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为了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合作一生,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是任何人都无法相比的,所以他们的友谊才叫做伟大的友谊。
……
一堂课就在这种和谐合作、民主讨论的氛围中愉快地结束了。可以说弓老师的课堂里是没有霸权没有压迫最民主的课堂,我们大家伙都非常喜欢他,这也是原因之一。
语文课结束之后,班花又跟着弓老师到办公室抱作业本去了,准备下节自习课抄作业本。


二  班花

常馨同学,是弓老师的得力助手,也是我们的班的班花,其实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她的花容月貌,魔鬼身材,举止言谈,待人接物,就包括学习成绩,吹拉弹唱在班里样样独占花魁。要说上帝在造人的时候不公平,全班八十三个同学中,女生三十九人,其余三十八的优点全集中到她一个人的身上。
她,今年十三岁,女生青春期发育较男生快。别看她刚十三岁,个子长得都超过了一般男生。在家里她也是经常和她妈妈比身高,去年她还比妈妈矮一截呢,可是今年再看,明显比妈妈冒高了。
她打扮也成人化,如果在路上遇到,不了解的人乍一看,会以为是十八九岁的黄花大姑娘。人见人爱是上帝赐予她独特的权利,时常引起同班的好几位班草的淡淡嫉妒。
平素有同学就说,曹雪芹笔下的金陵十二钗中的每一钗的音容笑貌在她身上都能或多或少找到点影子。
也有的同学戏称,天下色有一石,而常馨独占八斗。
也有的同学说,这,才是一个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将来成熟还不得把古代四大美女顶了。
接着就有同学说,四大美女恐怕不行了,过时了,这小女子恐怕一人顶四个。
这样说的,都是男同学。不过说得也有几分是事实。
常馨同学是一位才女型美女,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她的灵魂和身体周围常常萦绕着阵阵馥郁馨香,这是众所周知的。
四十四名男生都愿意和她接近。四十四名男生都乐意帮助她。多数男生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要求和她在一组。有好几个大个子男生都在长时间地默默地关注着她。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现在公开地给她写条子的,只有一位非常优秀的男生,坚持了三年。从她转来上学的第一天起,就在心底悄悄地萌生了初恋的嫩芽。
常馨是四年级时转到我们学校的。原来她在太原上学,刚转来时说得满口普通话,一时间我们中有些同学还不适应,当面叫人家“太原家”,或者“说普通话的”。村里人就是土。不过,那时,同学们都小,互不介意。
她普通话说得标准,抑扬顿挫,感情欲滴。娇声声如黛玉,柔滴滴似宝钗。
刚转学过来的头一个月,镇上举行了个“迎国庆演讲大赛”,这小女子竟一举拿了个全镇一等奖,名闻乡里!
从此追求者在身前身后排成了长队。原来叫“太原家”和叫“说普通话的”的那几个小男生也改口叫“一等奖小姐”了。
后来才知道,她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原来是在太原XX厂上班。值逢国家体制改革,工厂效益不景气,他们同时要求下了岗,不给集体添麻烦,想趁着年轻,返乡伺机二次创业。
于是常馨就跟随父母来到了乡下姥姥家,加入了我们班。长时间的自然选择,她也成了我们班的独一枝班花。
常馨抱了作业本,与老师打了招呼。回眸瞅了弓老师一眼,弓老师也正好瞅着她的明眸,四目对视,微微一笑,各干各的去了。
常馨觉得今天的弓老师太帅了,说不出帅在哪里,只是觉得看上去特别舒服。在她故意回眸的一瞬间,这种感觉更加强烈。隐隐约约,她感到有一股电波从她眼前闪过。她在心底纳闷:
大晴天怎么会有闪电呢?



三  生日

自从常馨转到我们班,连续六届班委会,除第一届外(因为她刚转过来时,班委会已经选好了),常馨都是担任班长兼语文科代表。可见同学们对她是多么信任,老师对她是多么信任。换言之,可见她是多么优秀。
自从常馨转到我们班来,我们班就一直是弓老师带我们语文。
自从弓老师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那时起,就一直担任我们班的语文老师。
也就是说,他和她几乎是同时来到我们学校的。也就是我们上四年级的时候。
那时,弓老师二十岁。好唱一首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满腔热情,意气风发,与学生们打成一片。他说,上课我们是师生关系,下课我们是朋友关系,该学习的时候我们好好地学习,该玩的时候我们痛痛快快地玩。我们铭记于心。
他村离我们村有二十多里路,周一到周五住校。学校给他分配了一间宿舍。里面摆着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一把椅子,一个立柜,十分简单。我们每天下学后都要到他宿舍里玩,他宿舍里有什么,我们一清二楚。
双休日他经常不回家,因为小伙子家,家里不会有什么事。于是,约好我们大伙到学校学习写作,或玩耍。他说玩耍就是学习。
我们问他,你的生日是哪天?他不告诉我们,说要保密,其实他是不想让我们送他生日礼物。
还是常馨聪明,巧妙地设计了一个提问,套出弓老师的实话。她说:
弓老师,我爸的同事会算卦,可准呢,你告诉我你是哪天生,我让他帮你算算你哪年结婚,好吗?
提是结婚,哪个小伙不怀春。弓老师说,农历三月十一。
至于是否真的算卦了,算得准不准,不得而知,因为我们没有过问。但是老师的生日倒是被我们大家伙都知道了。在第二年的春天,老师生日的那天,我们不约而同地都来为弓老师过生日。
形式很简单。没有贵重的生日礼物,老师声明过的,我们尊重老师的意见。无非闹闹笑笑,高兴了跳跳,自娱自乐。
但是弓老师可是真感动了。后来我们在《清徐县报》上读到了一篇弓老师写的文章,内容就是记叙那天同学们专门为老师过生日的事。题目是《学生•老师•学生》,我还记得呢。文笔潇洒流畅,真是文如其人呀!
弓老师极能干,很有才。
教师节县里表彰,我们学校五十多位老师,只有他被评为清徐县“优秀教师”。行内人士都知道,县政府的“优秀教师”,这个红证证是极难拿到的。
能得到如此殊荣的全镇五百多名教师中,仅两名。而能在二十三岁,从教三年就膺荣县优秀教师称号的,全县四千多教师中,仅弓老师一人。
不过弓老师确实下了一番辛苦。我们班连续三年在全县名列前茅,都是他的功劳。并且,课堂活跃,关心同学,深入贯彻“以人为本”教育理念,在当地深受家长好评。家长常说,能让弓老师教我们的孩子,我们真是走运气!
人类就是如此奇妙。自己愿意做的事,不需要报酬,甚至愿意为之无偿地付出一切。
弓老师就是爱一行,干一行!
这不,弓老师又在认真地准备下一节的教学设计了。从他的眼神和他的手势看,他正在思考如何将深奥的道理讲得浅显,如何做到言微旨远呢。
报告!
高段办公室门外,一个甜甜的女声打破了室内的平静。多么熟悉,弓老师知道这是常馨将同学们抄好的作业本收齐交回来了。
请进!弓老师的声音似乎也被那甜甜的女声感染了,也带了丝丝甜味。
声音落处,一位身着秋装套裙的少女飘然进来,走到弓老师跟前亭亭玉立。身后还有一位。两人把两厚厚的作业本轻轻地放在老师的办公桌上,默默等待老师新的指示。这期间,她两汪秋水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百分之九十八的沉静里点缀着百分之一的体量和百分之一的深情,凝望着老师那张白皙的脸蛋和手中不停书写的笔,等待着弓老师新的指示。
这默默的凝望,除弓老师能用心轻微地体察到外,其他在场的老教师一概不觉。
好吧,就让孩子们背诵《古诗三首》吧!
收到新的指示,她并没有立即就走。她把身子前倾五度,声音降低一分,柔和地,仍然带着浓浓的糖份,对弓老师说:
老师,这么多作业,您多辛苦,让我们课外活动时间来帮您吧?!
好的。
听到这俩字,她像满意的雍荣华贵的公主般,领了身后那一位,得得得地走了。


四  补写

弓老师对常馨的工作十分满意,常馨对弓老师的精神向来能心领神会。他们俩搭挡三年来,非常默契。
一般情况是,弓老师安排到八分的工作,她能监督大家做到让老师十二分的满意。
就像刚才的作业本,不用弓老师提醒和检查,全班八十三个作业本,肯定一本不少,并且每本作业都是齐刷刷保质保量安时完成。因为每一本都经过了她认真翻阅,不合格的她早让重写去了。
李立这次的作业就补写了两次。第一次他偷懒,少写了四个成语和一句古诗释意,常馨发现当即跟他说:李立啊,你想让弓老师查出来罚你写二十次呀,还是咋地?李立说,啊呀,我的班长哎,那是我忘写了,忘写了,行,行,我补上,补上。
补完,李立把作业本交上来,常馨又发现他在古诗释意中少写了一句十来个字长的关键性的句子。于是又叫他过来说,你这句古诗解释得不太通吧,咋,你真想让弓老师给你作业本上打个红叉叉呀,再挨一顿批评啊?李立只好又拿了作业本回座位补写。
李立身材高大,腰圆背厚,几乎比常馨高出半头,胖出两倍。他默默地关注常馨好久了,本来已经写了好几张纸条要给常馨送,但是都没有“寄”过去。他总觉得时机不成熟。等自己把学习成绩搞上去了,再大大方方地将那饱含感情的心血之作寄给她。为了把成绩搞上去,他还曾好几次当面问常馨说,怎么样就把学习成绩搞上去了,我非常想进步;你的学习方法是什么。
常馨的回答很简单:好好听话。
说这话时,她俨然一位可爱的小先生。
今天课堂上,常馨让他补两次作业,他不但不恼火,而且还非常乐意。交作业时,还特意站在常馨跟前停留了片刻。体会一下近距离俯视女性的感觉,用他的话说叫,让身体嗅一嗅馨。那个馨字说得百感交集的。
同学们听了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憨憨地笑着说,还真的想吃一口呢。



五  犯难

听说,李立你,还想吃一口天鹅肉!
李立闻声忙说,没有的事,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李立有心无胆,我不敢越雷池半步。
花开得娇美无比,爱花之士摩肩接踵。然而护花使者排他霸道,毫不含糊!
第四节是数学课。上课中间,政教处在广播里喊话:
同学们,谁的自行车在露天停车场,赶快推到楼道里,要下雨了!
随后听到一阵骚动。楼道里,大厅里放满了自行车。
窗外下起了蒙蒙秋雨。细雨驱散了尘霾,柳叶含露,空气一片清新。
常馨是不需要下楼推车的。她的那辆柠檬黄单车是不需要接受太阳的曝晒和雨水的洗刷的。学校的停车棚里有一块专门的位置是供她停车的。
这块位置谁也不能占用。
有一次常馨同学病了,一个上午没来上课。她的停车位置上竟然放了一辆紫色“津•阳光”。好个不知趣的,竟然占了班花的位置!中午下学,那辆“津•阳光”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了。让她一中午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前后轮胎都没气。那还是五年级的事。从此,那块位置有车没车没人再敢占!
放学的时候,雨住了,天空湛蓝湛蓝的。同学们自觉排成了一条长龙。校门口早有低年级的学生家长在等着接孩子。
几位班草簇拥着,常馨一路欢声笑语。推车出了校门,跨上车轻轻地行进在回家的路上。
中午的作业可不少,自从升入六年级后,作业一天比一天多起来。老师们都说毕业冲刺阶段,要过度学习才行。作业也就布置得过了度。不过,这点作业对于常馨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不费吹灰之力。就像奥运体育赛场上的跳远运动员,只这一跳,掌声鲜花金牌落了一地。
李立就不同了。你不要看他人高马大的,每天写作业都要在心里犯难,或者关在自己的屋子里默默地哭一场。或者干脆和父母发一通脾气,大闹天宫似的折腾一番。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独生子惯的。
他的家庭环境好,爷爷辈就经商,搞得早,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没有大风大浪就顺利完成了家庭原始资金积累。在我们十里八乡一提到他爷爷,多数人都知道。他父亲成家找对象时,听他爷爷的指示一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他父亲不辱使命,找到亲家也是邻村数一数二的户口。
钱财就像带了磁性,就往一块扎堆,有钱的与有钱的的联姻,不就越有钱吗!
刚结婚,五十多万的本田越野车霸道似的就停在家门口。
他父亲子承父业,仍然做服装生意,有他那干练的母亲操持经理,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
李立一生下就掉进了福圪堆里。再加上他家三代单传,本家和外家,两家人的那个宠啊,真的就像皇帝家里的皇子皇孙。
溺爱。
让街坊邻居说说,十岁的时候还非要他妈妈抱,不抱立马就打他妈的脸,还哭声震天价响。他十岁的时候体重就一百六,营养好!
今年十四,多少懂得点人情世故了,晓得打扮自己了,见了女孩子知道害羞了。
作业写不起是多么不光荣的事。班长每天都要检查,她又跟美人蕉一样,浑身的馨香好像迫使他必须把那讨人厌的作业写完写好。可是有时就写不完写不好,怎么办?
犯难。哭。
学习,作业,对于李立来说,就像一场马拉松比赛,一天到晚没有一秒钟休息时间。从早晨天不亮一直跑到深夜,睡梦中经常都是背古文,背单词,做习题。
唉,累死无人知?




六  重负

时间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李立不多给一分,常馨的少给一秒。
下午上课的预备铃声无情地敲响了。这时李立同学才刚刚草起自己的作业,骑车急驰在赶往学校的路上。
校门口站着一个人,是政教主任!妈呀,你怎么就不能有一天休息呢?天天准时准点站在校门口,你是军人呀!
下车。敬礼。接受盘问。勉强通过。
谢天谢地!
得得得地赶到教室,讲台上一朵鲜花正迎着他开放。
李立,你的作业,交上来!声音柔和,甜美。
点头。习惯性的从背上卸下书包,放在讲桌上,拉开,掏出作业,一本一本地递过去。
李立基本上每次交作业都是最后一名,并且一次性成功的时候也不多。这次还好,竟然少有的通过了。他扬眉吐气,累脸变笑脸,灿烂的笑脸。
他看了看其他同学,预习的预习,看书的看书,扯闲的扯闲,没有几个关注自己的。他看见同桌在向他招手,他拎了书包,从拥挤的课桌间横过去。同桌郭栋对悄悄对他说,听说有人要收拾你,你这两天可要留点意啊。
李立脾气虽然大,但是胆子小得很,一般不惹事生非。平时写不完作业,也不是专门。能力问题,天然造就,不能怪他。为什么还有人要收拾我呢?他在心里暗暗地害怕。
有人要收拾我?是谁?我做错了什么呢?
下午两节课,他没有心思听讲。迫于老师留有书面作业,他也就照猫画虎亦步亦趋地胡乱涂鸦。
常馨把家庭作业本交给了弓老师。临走,回眸一笑百媚生。弓老师打心里觉得舒服。他是觉得呀,常馨给他收回来的作业本码得整整齐齐,一本不少,心底舒服。
常馨是何等留心的同学。
弓老师的办公桌不堪重负,她看在心里。不到一平米的桌面上,堆放着多少东西:
上午送来的八十三本课堂作业本,弓老师批阅过后,分成两摞:一摞是优秀的,一摞是合格的,合格的那一摞上还交叉放了两本,那一定是不合格的。优秀的明显比合格的那摞高出一大截子。本来上午常馨向老师申请过了,这份工作由她来完成的,可是看来弓老师已经自己办了。八十三本厚厚的作业,一本一分钟还得一个半钟头呢。弓老师中午肯定没有休息!
这不又送来八十三本家庭作业本,又是沉甸甸的两摞子。
旁边还放着作文本八十三本。
日记本八十三本。
摘抄本八十三本。
还有两摞子信纸,是写作文打草稿用的。
弓老师的教科书和教案本都得浮在这一座座高峰之上了。
如此挨挨挤挤密密麻麻地堆了来,竟没有了弓老师办公写教案的地方了。
弓老师的办公桌太辛苦了!常馨不禁深情地感叹。
我们能帮老师做些什么呢?她又不禁自问。像她那样学有余力的学生能帮老师做的事太多了。于是,她在下课后的课间十分钟里,召集班委会成员开会,计划在会上与大家商量一件事。



七  同桌

李立疯了一般。
谁要收拾我?我做错事了吗?
同桌郭栋告他,你并没有做错事,只是你太天真了。那美人蕉一样的姑娘岂是谁也能吃一口的?上午第二节课上,语文自习课上,记起来了没?你是不是对咱们班花有什么小动作了?
李立马上反应,没有呀,根本没有小动作呀。不过——,他迟疑了一下说,我胖吗,我的肚皮轻轻顶了一下她的左臂,那玉臂,带了电似的,让我好一阵体麻,真享受!说着,他摸着肚子笑了。
你还说呢,没头没脑的,都大祸临头了,还笑呢,真替你担心!
经这么一提醒,李立觉悟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他恳求郭栋帮忙:
那怎么办啊,快,快,你办法多,帮我想想办法!
不知不觉,李立竟吓出一头热汗,还大冒小气的。
平时,李立与郭栋最要好,最说得来,就是因为郭栋办法多,他遇到窘境,经常是郭栋帮他。而郭栋一出手,窘境即刻化为顺境。李立恭维地称郭栋为“郭大侠”。并且每处理完一件麻烦事,李立都有或多或少的好处孝敬郭栋。所以每次帮忙,郭栋总是说帮不了帮不了地推辞,但心里却是十分的乐意帮他。
这一次,郭栋可有些为难了。因为他知道这回惹恼了的不是善类,他可是说一不二的主,说要收拾谁,那就没有落空过一次。
郭栋难为情地说,猪啊(他就这么叫惯了,还显得亲切),这次哥恐怕帮不了你了,真的,难了。你不记得上学期我还被收拾过吗?我有些头痛。
李立不是知道郭栋这样说惯了吗,每次帮他之前都说不帮他,最后不是也帮了么!不过是得烧点香罢了。于是他仍和往常一样死缠硬泡地要郭栋帮他,嘴里还不住地孝敬您,孝敬您。和电影演得一样一样的。
他看到同桌的脸色难看得要命,他竟然当即掏出一百元大钞孝敬郭栋。
郭栋答应帮他试试。
当然,这郭栋也不含糊。他拿了钱马上到学校小卖部买了鸡腿鸭脖鸡蛋等风味小吃,花出了四十多元,在课间时分大散特散。
郭栋晓得对症下药,他是干什么的,早就打听清楚,是学校鼎鼎大名的F4要整人,不过F4里面出手的是三个:老二老三老四,老大轻意是不出手的。
他拿鸡鸭买通了那三个打手。求他们出手轻点。
一场风波看似就要化解了。谁知这李立猪头猪脑地,太不老实,下课的短短十分钟内,又一次站在楼道口处,腆着他那圆圆的猪肚子,蹭了一下另一个班的班花。
他说是玩玩,接接电。
还是郭栋最敏感,跑来跟他大发雷霆,最后撂下一句话告他:
你明天肯定有一场好打,不——要——求——我!
走时把手里剩下的一袋鸡脖子扔给李立。
李立儍了,浑身发抖,在原地哇哇大哭起来。任凭上课铃声使劲地催促,他还是站在楼梯口处哭个没完没了。
要论身段,李立也是五大三粗的身段,真的动起手来,李立不一定吃了亏。然而,可怜他心理年龄太小,承不住吓唬。
郭栋比他矮半截,并且瘦得一根筋,五级风里一吹就摔绞。就这么一个角色对他大发雷霆,能让他哭个没完。
关键时候还是常馨过来哄他回了教室。



八  白净

就在常馨哄他不哭的时候,政教陈主任也听到了楼道里瓮声瓮气的哭声。因为政教处就在距离楼道口不远处。他从政教处走了出来,看到了学生们说的校花,正牵着“哭王”李立的手,就像走向婚姻殿堂的一对新人般,姗姗离去。这么温馨的背影让我们的陈主任也发了一时的呆,隐约让他想起了他的妻子与他结婚典礼时的场景。醒过神来,禁不住在心里啧啧赞叹道:
常馨这个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陈主任工作兢兢业业,早出晚归,一丝不苟。工作中是校长的左膀右臂。学校里时时处处都离不了他。政教处让我想起国家的公检法机构。他领导的政教处,只有他一人。我们可以替他自豪地说,他一人就是一所学校的公检法机构。当然他也有几次在学生会上这样自豪地赞美过自己的地位之高。
人是能干。三十五岁就混上了千人学校的第二把手,不容易。是实干出来的!
不过,有一点不敢恭维:他好摸人家小美女的纤纤玉手及至玉臂。
就有几次班干部会议上,他摸着常馨同学的手臂说,你们看这手,多白,你们看这臂,多净,告诉大家——,卫生工作就要像人家常馨的手臂一样,这么白——,这么净——,才行!
我看出来了,陈主任的文化水平也高不到那里去,那么妙不可言的一双手臂,他只会说白净白净的,也不知道他这是赞扬呢,还是贬抑呢。经他这么一赞扬,美的韵味不知打了多少折扣呢。
就因为这个原因,F4集体和他翻脸顶撞过几次,公然说他不公平!
他没想出好办法来对付。



九  课外

常馨同学刚开完一个短会,就听到楼道里的哭声。听的出来,那一定是自己班里的李立。真个不争气,说过他多少回了。人长大了,不能再哭鼻子了,一来丢人,二来越哭肚子会越大。当时他还不开窃地反问说,孕妇的肚子就是哭大的吗?弄得她哭笑不得。
常馨当即跑下楼,拍一下李立的肩膀,待他回过脸来看时,没有说一句话,只给了他一个严肃的表情。他竟然奇效般哭声嘎止,乖乖地尾随上楼了,心里还乐颠乐颠的。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班委会全体成员和学有余力的同学们,共十三人。讨论的议题是给弓老师减负,帮助弓老师批改一部分作业,如家庭作业等。另外,倡议全班同学把自己的作业本写工整,尽量写对,以免二次处理,延长时间。提议一致通过。有十位同学情愿为弓老师减负,有三位同学认为自己的作业刚够自己处理,没有余力。这样常馨同学当即决定这十位同学,按就近原则每人承担八本家庭作业本的批阅工作,所剩十一本全由常馨本人承担。权当创造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
说干就干。
二节课后是课外活动时间。学校的课外兴趣活动丰富多彩,有书法,绘画,体操,武术,舞蹈,乐器等多个兴趣小组。志愿者同学们都报了兴趣小组,常馨报得是书法小组。不过,依他们的能力,每次活动都是用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老师交给的所有作业。所以,他们就决定,抽时间完成志愿工作。
活动前,常馨悄悄到办公室领了今天的家庭作业本,散发给各位志愿者同学。志愿者同学们干练得很,他们领了工作,不占用专门时间,在课外活动的间隙里,三下五除二,批阅完了,并且处理得非常条理,有的还仿照老师的口吻写了评语呢!任务完成之后,及时交给了常馨。常馨同学搬着作业本,挨个地关心每一位志愿者,并且询问批阅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
有的说,同学们的作业让我学习了,长见识了。
有的说,这次批阅作业让我改正了一个错误:“颀”,这个字念什么,今天经过批阅作业,我牢牢地记住它了,读qí不读shuò。
有的说,同学们的作业有的写得十分工整呢,是我学习的榜样啊。
有的说,我批阅的那几本大部分错在了修改病句上,“刮了一下午的风和雨”,有好几位同学找不到错在哪里。
有的说,我发现我批阅的作业中有雷同作业。对得一样,正常,关键是错也错得完全一样,有两三本呢!
常馨同学综合大家的意见,写成了一份《作业问题汇报材料》附在家庭作业本上,悄悄地送回到高段办公室弓老师的办公桌上。
弓老师是书法兴趣小组的辅导老师。因为弓老师的书法写得好,前年在县教育局举办的“教师百杆笔书法大赛”中,荣获全县前四名。他辅导完课外活动,准备批阅家庭作业时,发现作业有人动过。他细细地翻阅后,才知道已经有人帮助批阅了。并且还写的作业汇报材料,是谁干的呢?
他又回头看了看《作业问题汇报材料》的笔迹,想起了上午常馨请示过他说帮忙批改作业的。于是断定是这位小助手常馨干的。他在心底啧啧夸赞道:
好一位善解人意的姑娘!
弓老师,抱了作业,走进教室。十位志愿者都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弓老师是何等聪慧之人,在进教室门的一刹那间,他已经注意到有十双眼睛特别的亮特别有神。他意识到这件好事是一个集体行为。
弓老师要嘉奖每一位志愿者。借同学们发作业的时机,嘉奖大家。
轻风从窗口吹进来,荡起老师的头发,漾起老师的衣襟。他乘风慢步走下讲台,一脸酷容,两目浓情,在每位的头上用情地抚摸了一下,每人一下,算作致谢。
这一群懂事的同学,会意了,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十  夜梦

晚间家庭作业写得最快最好的是这十位志愿者同学。回想这一天,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常馨同学牵着几位志愿者的手走进了自己的梦乡。
绿柳含露,群芳斗妍,秋风如水,碧空似洗。他们踏着音乐轻快的节奏,步入如诗如画般的梦境殿堂。
轻轻地,悄悄地,呀,所有的同学都幻作襟飘带舞的白练仙子,轻轻松松地飘起来了,洁白的云朵波浪般平铺在脚下,围绕在周身。飘呀飘,飘呀飘,飘到了一个什么所在?似学校,又似天堂,是一座天堂般金光灿灿的学校。亭台轩榭,小桥流水,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这个理想的所在,把常馨美得心花怒放。从梦中喊出声来:哇,好美啊!
渐渐地,来到一座山间小亭,其他同学散去,唯她一人陶醉在馥郁馨香的花气中。摘一朵,摘两朵,摘了一捧扎一束。忽然吹来一阵清风,常馨裙袂招展,迎风敛眸,恰似一朵春睡海棠。清风过后,展目凝望,眼前惊喜地站着一位王子,笑容可掬,迎面而来。定睛喜看,是弓老师。喜得常馨又喊出一声:弓老师!
只见那弓老师手捧一束鲜花,嘴里喊着“娘子”轻歌曼舞而来,贴近时,仰抱起她,婀娜蹁跹,蹁跹……一时间把她幸福得酥作一团。猛然间她发现,山后有人在偷看,是他——,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惊了一吓,从梦中醒来。
她两只手心里湿漉漉的,像攥了个宝贝紧紧握着。定一定神,淡淡地,脸上笑出了绯红。
这时,另一家的写字台上,沉睡的李立的脸上也渐渐地显出一片绯红。
下午,李立在楼道口大哭时,常馨哄他了不是。这一哄,就像一块玉石轻轻跌落在李立的情感世界里,击起了水花无数。他浮想联翩……
晚上,第一次轻松地写完作业,接着下午的浮想,伏案长梦。
他梦到了一片小树林。梦到了众人刮目相看的神情。梦到了温馨的小床和床上温顺的玉身。梦到了前未有过的快感和舒爽的刺激……
他面带绯红,醒了,觉得下身湿漉漉的。




 
2009-10-18 22:48:10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169 篇︱已被阅读过 1330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