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散文>>记忆中的女红
 
记忆中的女红
文 / 一缕阳光   2007-6-22 发表
 
    女工是一种手工艺术作品,是对美好未来的畅想,是对生活的热爱,是心血与希望的凝聚。
    古代女子,从懂事起,就在母亲的谆谆教诲下,开始用刺绣、纺织来编织自己美丽的人生与梦想,那时的女子并不知道她未来的幸福在哪里,她只能寄希望于刺绣和纺织。
    记忆最深的。母亲那一辈,最精美的要数纳鞋底。记忆中的母亲白天忙里忙外的,闲暇时间,买了麻线,几缕一起,细细地捻成麻绳。把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用浆糊一层一层粘好,放太阳底下晒干,再根据家里人脚的大小剪好布衬,拿白布裹出边来;每晚,我们睡下后,母亲才静坐于灯下一针一针地纳鞋底。昏暗的灯下,母亲费劲地拽着麻绳,不时,拿针在头上刮一下。第二天醒来,一双漂亮的千层底已放置于柜子上。
    余下的就是大姨的活了,做鞋,是大姨的强项。大姨没有自己的孩子,总把我们视同己出。每年过年,别的都是旧的,洗洗当新衣穿,鞋子却都是新的。女的是搭鞋带的红灯芯绒鞋帮,男的当然是松紧口、黑色鞋帮,全家八口人,每人都有一双精美的灯芯绒千层底布鞋,穿在脚上说不出的舒适。
    进入八十年代,生活条件逐渐好转。
    每逢春节前,看着父亲笨拙地剪窗花,我说我试试,于是,十四、五岁的我爱上了剪纸。先是找好的窗花沾水贴纸上,打湿,点根蜡烛,用中间的那层火熏,然后烤干剥下来做模,拿纸搓了捻,和几层红纸一起钉好,按样子一一细细地剪出来。于是喜鹊登梅、盛开的月季、映日荷花、引吭高歌的小鸟,手拿绣帕的小家碧玉,一个个栩栩如生,贴在刚糊的麻纸窗上,给黑糊糊的家平添了几许热闹和温馨。
    放学归来,看着姐姐们织毛衣的笨拙样,心说,真那么难吗?自己动手,这一发而不可收拾。先是平针的,再是元宝针的,然后是花形的;钻脖的,开衫的,几色搭配的;织了毛衣织织手套,织了手套织围巾,甚至圆桌上的台布;奶奶的、父母的、姐弟的、小孩的。临盆时,还给未出生的孩子织带袜的婴儿裤和开口毛衣呢,余下的线拿钩针做了靴子,孩子能抱出来的时候,又织了蓝蓝的双排扣、大翻领毛外套,穿在儿子身上,那么可爱,天使一般;再后来,儿子的小白兔帽子,小手套、小围巾、小袜子一应俱全。织的过程千针万线,丝毫不觉辛苦,看着自己的作品穿戴在亲人身上,比吃了蜜还甜。
    至今,奶奶给孩子精心做的老虎鞋还存在记忆里。小小的白布裹出边来的千层底、黄面料的鞋面上,一个醒目的王字刻在脑门上,黑黑的眼睛似在流连顾盼,还有一小撮撅着的充满生机的胡须,脸上,是几条纹路,栩栩如生的老虎头像。
    自认为自己够心灵手巧的了,没想,妹妹比我更胜一筹。她精于手工绣花,无师自通。那会,我出外求学,每每回来,都能见到妹妹绣出的小手绢、枕巾、门帘、台布。先是把图案用复写纸草草画在白白的布料上,买了专门乡花用的竹圈固定好,用针和各色线,一针针绣。再后来,有了空筒的针,把线从空筒中穿过去,一针挨一针,拉出长长的码,完了再拿剪刀轻轻的剪断,于是各种动物、枝叶、花朵都有了立体感,加上鲜艳的色彩,和生活中的没什么两样,惹得邻居直羡慕,赞不绝口。
    妹妹的钩针活计也是一绝。她用细细的膨体纱,钩成漂亮的衣服,有背心,有开口线衣。出门,总有爱美的女士停下来问,在哪买的?真漂亮。
    我一个朋友擅长裁剪,每天的衣服不会重复,总是穿着款式新颖、大方、漂亮得体的或套裙或连衣裙。问她,说自己设计、自己裁剪、自己缝纫。由衷地佩服呀。
    现在,社会发达了,生活条件好了,机器取代了手工,穿的用的,花钱即可,用不了几分钟就能用上现成的。而这些手工的叫艺术的东西,正渐渐被遗忘。
    怀念记忆中的女红。
                      2007/4/26
 
2007-6-22 16:10:15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1611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