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散文>>养花的乐趣
 
养花的乐趣
文 / 一缕阳光   2007-6-22 发表
 
    打记事起,邻居大婶家的院子里,每到夏天,总是红花绿叶,满目姹紫嫣红,记忆颇深。我们几个小孩子总是在花前羡慕地转来转去,花池的中心是芍药花,红的黄的,又大又圆;外围是太阳花,每天傍晚竟相开放,于是我们偷偷摘下一两朵,顺花根,轻轻拧裂花的径,冲花朵吐点口水,沾前额上,左右摆摆头,那根摇曳着一个嫩绿色小蛋蛋的细细的花蕊便在眼前自由地晃来晃去,我们便兴奋地叫着、跑着,跑掉了,捡起来,吹吹上面的土,再轻轻沾到额头,那是孩童时代一段快乐的时光。
    五、六岁上的春天,与小伙伴一起在渔业养殖场的院子里玩,偷偷从没栅栏的花池里挖人家的花苗,小伙伴从土里捡了个椭圆的东西,而我则揣了上面的芽,双双跑回各自的院落,埋到土里。我兴奋地每天守着,给花苗浇水,可花苗却不懂我的心思,竟一天比一天枯萎,而小伙伴捧回去的却枝繁叶茂,我为此伤心的哭了。花也有生命,看着亲手栽的花日日枯萎,直到死亡,心里难过。后来才知道,我挖的那苗就是芍药花,是蓄根。
    此后,我再去邻居大婶家玩的时候,不再摘花,只静静地欣赏那红黄白绿交错一起时候的那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美不胜收。
    花衰败了,慢慢就有了硬硬的果实,我知道那便是种子,于是每出去玩,便留意是否有花,在花池周围的地上精心挑饱满的种子分类收藏起来。
    此后,一到清明时节,我便叫妹妹当帮手,两人在破砖头里挑些有棱有角的,砌了半人高的花墙,把没用的破罐子、旧盆填好土,象模象样的摆在花墙上,便在土里撒了种子;把花墙下的土壤也铲疏松了,拣了石块,在细土里撒了种子,怕鸡刨食、把种子当吃食吃了,找了些细树棍拿破布条绑好,扎成栅栏,往土里浇了水,还撒了鸡粪,日日盼望着它发芽。
    七八天后,破土而出的嫩芽让我欣喜不已,那是一个无知孩童第一次成功的喜悦。牵牛花缠绕着树棍爬上旁边的小树,那紫色的朵朵小喇叭竞相辉映。记得当那顺着墙边细棍往上爬的花径上,疙疙瘩瘩的金蛤蟆长到鸡蛋大,变得黄澄澄、金灿灿时(其实也就是现在的苦瓜),我的那份激动,那份快乐,那份自豪,简直无以言表。一再叮咛弟妹,谁也不许动,只许保护,严然一个大姐姐、一副威严不可侵犯的样子。
    几年之后,学业紧,于是养花便成了妹妹的首要任务。后来,妹妹出嫁之后,父亲便接管了我们的乐趣,直到现在的三十几年里,我家院子里的花从没断过。
    父亲每年都按时给花施肥,我家的芍药花能长到一人多高,粗粗的杆,红的似火、粉的象朝霞、黄的金灿灿,水嫩嫩的,每次回去看父母,我都会在花的海洋里徜徉,轻抚那朵朵对我点头微笑的花,几乎爱不释手,流连忘返。秋霜初降,我们总担心一夜之间,花会冻死,可次日,芍药花在秋风中迎着朝霞,仍昂首挺立,与节令不屈地抗争着。
    每逢县城赶庙会,父亲总要去花市逛逛,买些大众化的花回来,栽到院子里。于是,宽敞的院子里,不断有新品种加入。一年四季,除过冬季外,我家院落里,花香不断,加上父亲精心管理的各色葡萄,整个一个世外桃园。
    生活条件好转后,我置办了杜鹃、君子兰、发财树、橡皮树、仙人球、文竹等,自己养一部分,也分给父亲一部分,养花成了父亲的一大乐趣。
    于是每年冬天,父亲便象伺弄自己的孩子一样,把花搬到生火的卧室,怕有花蕾的花因温度低而提前萎谢,干脆搬到火炉的旁边,花们象懂父亲的心思似的竞相开放,于是我的家冬季也如春天般,生机无限,父亲满是皱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知足的笑容。
    花一年年在长高、长粗,小花盆放不下了,丈夫买了花土,在每年春天精心地帮我换土、换盆。
    记得刚买回来的杜鹃一年只开一次,我常把淘米水,泡黄豆的水等倒进晒着的水里,隔天一同浇花,现在杜鹃仿佛知我心似的,每年春节前夕竞相绽放,也给节日增添了许多快乐的气氛;到夏天七、八月份,再一次开放。我的手机里,到今天还收藏着它盛开时的景况。如今,那盆杜鹃,枝繁叶茂,一个人是搬不起来的。
    那盆养了十来年的发财树,一年四季,总是枝繁叶茂,分外招人喜爱。
    读书使人明志,养花让人修心养性,那份乐趣,那份感觉,淡淡的,恬静、舒适、温馨。

                     2007/5/10
 
2007-6-22 16:09:51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1350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