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小说>>抉择
 
抉择
文 / 一缕阳光   2007-4-12 发表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连日来,李志都是在失眠中度过每个夜晚的,以至于上班,都提不起精神,领导交待的事总是丢三落四,他一下子有一种苍老的感觉。
    早上起来去洗手间,无意中从镜子中看到两个黑青的眼圈,额头上两条深深的皱纹,鬓角竟然有几缕白发,李志长长地叹了口气,也难怪,都四十岁的人了。镜中的他与过去那个谈吐优雅、活泼开朗、爱唱爱跳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闭上发涩的眼睛,感觉是那样的疲惫,那样的困惑,那样的无助,却又是那样的无可奈何。
    正在恍惚间,一阵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传来,李志知道是十二岁的儿子起床了,赶紧换了一副面孔。
    儿子看着日渐消瘦的李志,关切地问:爸,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昨晚赶写材料,没睡好。
    李志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极力装出一副很精神的样子,他不想让儿子也跟着难过。虽说是休息日,但儿子要去学小提琴,他得起来给儿子做饭,妻离家已二十多天了。
    儿子走后,李志重又懒散地斜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随手抓过一根烟点上。妻以前说过,喜欢他抽烟时悠扬的男子汉气。他皱了下眉,狠命吸了一口,咽到肚里,感觉象吃了黄连般。
    李志的家乡在湘西山区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倔强的他不甘当象父母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过一辈子,小山村的贫穷、落后让李志下决心要走出这贫瘠的大山。靠着聪颖、勤奋,还有父母殷殷的厚望,李志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邻县一家县级机关,如今已是一名小有成就的公务员。
    烟烧到手指,李志才从恍惚中惊醒,扔掉烟头,闭上眼睛,往事一历历、一幕幕,就象发生在昨天。
    李志忘不掉初恋的日子,当热心的同事将小他四岁的虹介绍给他时,他怦怦直跳的心。天生丽质的虹与活泼善良的李志一见钟情,双双坠入了爱河。三个月后,虹成为李志美丽的新娘。
    春节到了,娇美的虹第一次随李志踏进婆家的门。这与虹想象中的家反差太大了,虹从没问过也没听李志说起过他的家境还有他父母的情况。尽管婆婆变着花样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虹,从小娇生惯养的她仍无法接受,蜜月没渡完,便缠着李志回到了自己的小家。
    他们都爱唱歌、跳舞,常携手出入舞厅。新婚燕尔,小日子是甜蜜的。
    没结婚时,李志还时常掂记着给家寄些钱,可没有工作的虹也得靠李志养活,李志微薄的工资已无法多接济家里。
    随着儿子的呱呱落地,本来就拮据的小日子显得更清苦了。虹自私、任性的脾气日渐显露,憨厚的李志时时处处迁就、忍让着娇横的虹,日子凑合着还过得下去。
    生活背景、生活阅历、文化层次、知识水平以及人生观的不同,导致了他们内心的日渐疏远,也增加了他们沟通的难度。磕磕绊绊中,过了一年又一年。
    孩子送幼儿园后,开支不断增大,虹不得已,找了份临时工的活干。看着同事的穿着打扮,虚荣心极强的虹无时不感到自卑。第一个月的工资,虹全部买了新衣。望着镜子里全新打扮的自己,虹觉得那张原本动人的脸蛋还有古板的发型怎么也和艳丽的服装不相配套。在同事的鼓动下,虹忐忑不安第一次踏进了美容院。那清香的按摩膏、柔柔的爽肤水,伴着纤纤玉指轻轻的按摩,那种享受是无法言喻的,虹第一次感受到自食其力的喜悦。自此,虹把挣来的钱全部投资在自己身上。
    夜晚,李志拥着楚楚动人的虹,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方面,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妻子永远这样年轻、靓丽;另一方面,孩子需要抚养,父母需要赡养,没钱万事难。于是李志婉转地劝妻子积攒些钱,虹看着寒酸的丈夫,气不打一处来。难听的话脱口而出,言语中捎带了李志的父母。一向温顺的丈夫火腾地就起来了,小两口撕扯在了一起。战争不断升级,虹一气之下干脆住到了娘家。
    几天后,李志以为虹气消了,带着儿子来接妻子回家。小两口打架没有隔夜仇,再说还有可爱的孩子那能不管呢?虹的父母便劝女儿回去,尚在气头上的虹粗鲁地顶撞着父亲,父亲看女儿越来越不象话,抬手给了女儿一巴掌,脾气粗暴的女儿竟操起手头的碗冲父亲摔了过去,李志本能地推了老岳父一把,自己躲闪不及,额头被划了一个口子,血顺着额角流下来。岳父心疼女婿,冲口告诉李志,今天好好教训这不明事理的女儿。李志本想给余怒未消的妻子陪个不是,然后接妻子回家,哪想又赶上了这桩倒霉事,李志忍无可忍,冲了过去。
    虹与丈夫分居了。
    李志本想给妻子一些时间,让她静下来好好思考一翻,那知妻子对他冷若冰霜,更让李志始料不及的是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李志越想越茫然。
    失意的人总是与酒与伴。
    “好想重新拥有你,要我怎样补偿你,真的不能失去你,我的一心只为你,希望能够感动你,心中只想告诉你,我是真的好爱你。”李志为使妻子回心转意,不惜下跪。男子汉的尊严啊,暂且放一边,借着酒劲吐真言,为了这个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还有他们可爱的孩子。
    虹说哀莫大于心死。二次起诉离婚不成,虹不再为丈夫的言行所感动,我行我素。在虹的眼中,他是店,她则是客。
    三年了。每逢中秋,春节,虹便不辞而别,消失得无影无踪。节日对李志简直是种苦难,让他饱尝了孤独、凄凉的滋味。可对孩子呢,那是他们的骨肉啊,情何以堪?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所承受的又是什么样的伤害?李志不敢想象,又无法对儿子解释一切。
    李志是个孝子,他心里无时不想他白发又多病的爹妈,还有比他小一轮的妹妹。十多年来,虹唯一一次随李志回家还是新婚之时,之后便拒绝陪他回家,于是,每逢节前,李志孤单的身影,匆匆地看望父母,又匆匆地返家。
    李志忘不了爹妈那疼爱的目光,忘不了爹妈日渐佝偻的身躯和不便的腿脚。他尽可能地多帮父母干活,多和父母唠嗑,多叮嘱尚小的妹妹照顾好爹妈。养儿方知父母心,虽离开了贫寒的家,却无法照顾生他养他的父母,他心酸。爹妈想孙子了偶尔也来小住时日,李志兴奋得象孩子般。可虹不高兴了,虽没明说出来,却总是找借口回娘家。时间一长些,父母自己先拘束得不行,尽管儿子再三挽留,他们还是执意要回去。父母走了,李志总要难过几天。
    如今,他心里再苦,却不能对任何人说,更不能让父母看出一丁点破绽,他不忍操劳一辈子的父母再为他伤心难过。他憋得难受了,就去喝酒,借酒消愁,却不知喝醉酒的滋味更让他难受。
    因为爱,他包容她,忍让她,可她的心却离他越来越远。每次交流谈心都会演变为无休止的口舌之战,他实在是疲惫不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
    李志是个要强的男人,外面的流言蜚语李志可以充耳不闻,可妻子多日不归却不能不让他胡思乱想。
    春节,合家团圆,而他的家则冷冷清清。内心悲苦、凄凉的李志再也忍不住,又去倒酒,懵懵懂懂的孩子一把夺过,流着泪对李志说:爸,我不要后妈,你们将就着过吧。
    李志搂着儿子,肝肠寸断,父子俩失声痛哭。
    儿子成了李志唯一的感情寄托。
    我该怎么办?此刻的他心绪烦恼乱,面对死亡的婚姻,他想理出个头绪,可千丝万缕,他象作茧自缚般,没有抉择的余地.....
 
2007-4-12 19:35:56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1 篇︱已被阅读过 1543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