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个人文集
  首页小说诗歌散文杂文哲理推荐文集
 您的位置>>朝花夕拾>>小说>>与寂寞有染
 
与寂寞有染
文 / 清徐报社   2005-4-10 发表
 
    一

    我讨厌一切恶俗的东西,比如化艳妆的女人,比如网恋。

    我也上网,但是我只是看看新闻,顺便向网上那些形形色色的裸体女人们行个注目礼。

    我从没想到自己会在网上认识一个女人,会给她打电话,然后绞尽脑汁找理由请假只为从这个城市赶到那个城市去见她一面。

    可是这一切就是发生了,不合逻辑,不可理喻。

    两个人像地下党接头一样对话:“你穿什么样的衣服?我是蓝衣白裙!” 

    “我是绿衣蓝裤!”

    “你是什么样子?我绑了一根马尾辫!” 

    “平头,戴着眼镜,手里拿着一个纸袋!”

    她在手机那头轻笑起来,我问她笑什么,她说她觉得我打扮像个绿鹦哥!

    从火车站出来,我打通她的手机。问她在哪儿,她格格地笑,说我已经看到你了,我就在你前面。

    我的前面是个电线杆,我也笑,说你欺负我是近视眼吗,我面前不是人啊!

    她笑得更欢,像刚下过蛋的小母鸡一样咯个不停。

    我说你别玩了,你在哪儿快出现。

    这话比“芝麻开门”还灵验。我面前马上蹦出一个蓝衣白裙的小丫头,唇红齿白仰着脸儿冲我笑,手里还拿着个“波导”。

    “我是甜甜圈!”她说。

    我笑着骂了句什么,她睁着眼睛看我,我解释说你比我想像中要小要胖!

    说女孩子胖一定会招来一记白眼,但是甜甜圈却还是青眼有加,她嘻嘻笑着:不圆怎么会叫甜甜圈呢!甜甜圈可是越新鲜越好吃啊,为什么将我想的那么老?你可比我想像中的也要年轻多了。刚才从车站走出一个穿绿衣服的大叔,手里还拎着个袋子,我差点没吓懵,后来看他没有戴眼镜才算松了口气。

    甜甜圈说话的时候表情很丰富,但是很讨人喜欢。我笑着问她要是我真是个绿衣老头她会怎么办。她呵呵地笑,说老头也得接待啊,大不了我一上去就叫一声叔叔,这样就对我不会有企图了!

    我觉得她是在挑逗我,至少语言上给了我一种暗示——你不是老头,我没叫你叔叔,所以你可以对我有企图!

    她的脸贴近我的身体,我马上像待命的战士,身子一下子就绷紧了。可是她只是笑嘻嘻地说:你的衣服不是绿色,最多算是个灰绿!                                     

    二

    我们像两个警察,在街道上互换证件。我留意她的出生年月,吓了一跳——我比她大了整整十岁!

    如果我是个老流氓或心馋手痒的小色狼,一定会为这个发现乐的不停地咽口水。可是我还算正直。虽然也有几个逢场做戏的女人,但是那只是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对一个小姑娘辣手摧花,还是于心不忍。

    总有些事情发生的莫名其妙,就像这雨,说来就来了。她抖着手臂上的水珠躲到我身边,嘻嘻笑着,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出租车马上稀罕起来,每辆都黑乎乎的坐满了人,从我们身边神气的呼啸而过,水花四溢。

    雨越下越大,甜甜圈说我们跑吧,这条街离火车站近不好拦车,下条街也许可以。然后拉住我的手就向前跑,然后忽然地倒在了地上,然后就在地上蜷着不肯起来,嘴里还哼哼呀呀地呻吟。   开始我还笑着说今天你想在街头露宿啊?是不是要等我抱你才肯起来?(真奇怪,我和她在网上认识时间只有一个月,通过两次电话,连网恋什么的都不是,却仿佛是多年的朋友,毫不拘束毫不客气!)

    又一辆车过去,水花溅了她一身,车灯也照亮了她的小脸——像个正在吃药的孩子,脸苦巴巴地蹙成一团。我慌忙丢下袋子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她的掌心、膝盖都在流血。一跤摔成这样子,她确实有水平!

    好容易找到车把两个湿漉漉的人塞进去,我问她到哪儿,她扁着嘴说回家,然后报出了一大串地名。

    她紧贴在我怀里,软软的身子随着车的动晃一次次的挤压我身体,让我喉头发硬。

    我看她的伤口,没有流血了。

    她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然后将我拉近她的脸庞说:你有过多少次这样的艳遇?

    三

    她的房间很温暖,干净,像猫的窝。她躺在床上看着我,眼睛亮闪闪地满是温情。我给她涂上红药水,拿干毛巾帮她擦身上的水。她忽然说我想洗头。

    她的头发是得洗,可是她的掌心还有伤口——我咬咬牙,说好,我给你洗。

    她愣愣地看着我,我的脸有些红。

    手指插进她的黑发,她像只雨中湿漉漉的小鸟,等我帮她理好乱翅。她说从来没有男孩子给她洗过头发。我的心忽然就抖了起来,想拥她入怀。总算将她的头发洗干净,我又抱起她,把她放回自己的床上。灯光下,甜甜圈雪白的脖子上还有一块小小的泡沫,我轻轻地抹去,手却在她的肌肤上定住了。

    她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我。我正准备缩回手,却意外的发现她闭上了眼睛。

    我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说你好好睡,我走了。

    她却将我抓住:你人生地不熟,能去哪儿?

    她的呼吸喷在我耳朵旁,我的脸更红了,身体好像要爆炸。她受伤的手摊在我掌心,我低下头去吻了它一下。她身子一抖。我问她是不是痛。她说好久没有人爱我了,好久没有人吻我了。

    于是,我便很慷慨地吻她。她在我怀里颤抖着,冰凉的唇渐渐变得温热。她开始回吻我了。

    我停了下来,抱住她一声不出。她轻声笑:是不是在做思想斗争?

    我说是。她说我也是。

    你有过吗?我尽量问的文明含蓄。

    没有。你有过吧?她问。

    我点点头,我告诉她如果一个男人到了快三十岁时还是处男那么他一定是生理上有什么毛病,而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

    距你上一次和女人亲热有多久了?

    我费力地想,费力地说也就几个月吧,但我不认为她们是我的女人,和她们只是逢场作戏,你懂吗?逢场作戏而已。

    我很怕她会问我她算什么,我知道自己答不出。因为对她的感觉绝对和那些女人不同,但是又不是爱,我还没有滥情到见一个爱一个。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紧了我。

    我说我要告诉你我真的思想斗争了很久你一定会骂我是做秀。可是我的手抚摸着那温软的身子时,心里真的左冲右撞想找一个出路。她的后背很光滑,我很容易的顺着那鱼一样的皮肤滑到了她内衣带子上。我小心地摸索,她在我身下忽然冷静无比的开了口:你在找胸衣扣?不在后面,在前面。

    我的手僵住了,然后我哈哈大笑。笑的从她身上跌落,欲望全无。她整好衣服静静地看着我。我尽量绷起脸,却还是爆笑起来。她有些愠怒:你笑什么?

    我都不知道自己笑什么,笑自己傻的不知道胸衣还有前面开扣?笑她像只奇怪的兔子,告诉狼:你吃我之前先把我的毛外衣脱了吧,要不然,吃一嘴的毛味道不好,毛外衣的拉锁在胸口……?

    我真的不知道。

    四

    我们不算网恋吧。她说。她点了一支烟,动作很熟练。

    当然不算。

    我们更不是“援助交际”吧!她又说。

    我又摇摇头,她没有用自己的肉体来想从我这儿换取点什么,甚至刚才下出租时的车钱还是她从自己包里拿的——那时我两手都在抱着她,腾不出手来拿钱。

    你喜欢我吗?她很认真地问。

    喜欢的,从开始和你在网上认识就喜欢的。这是实话,如果不是聊天聊的开心我根本不可能到这儿。

    我等她继续问什么,她却闭了嘴,静静地躺着吸烟。

    我想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不说。

    她忽然又嘻嘻地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我心里轻松多了,这样才是正常的她,刚才她好像被别的灵魂附了体,可怕的冷静可怕的成熟。她说,我们都太寂寞啊!

    她说,抱着我吧。然后伸手关上灯。黑暗中只有两点桔红色的烟头在明灭着。我掐灭烟,抱住她。真奇怪,两个人这样贴近着,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每一处起伏每一处体温,但是,就是一点点欲望都没有。

    她说,我不会缠住你的,你放心。

    说什么呢,傻丫头!

    给我爱情好不好?不要多,只要一晚。她认真地说。

    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我可以猜到她那孩子气的一本正经。我郑重地点点头。

    她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紧我,在我胸口像只猫一样乖巧地埋着脑袋,嘴里含糊地唱着歌儿:我爱上一道疤痕/我爱上一盏灯/我爱倾听转动的秒针/不爱其他传闻/我爱的比脸色还单纯/比宠物还天真/当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吻/就给我一个吻/我只爱陌生人……

    六年前我第一个女人离开了我,从此我便陷入一个对所有女人都有欲无爱的怪圈。像这样抱着一个女人,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件很陌生的事,那些逢场作戏都是速战速决,哪里会有温情脉脉的相依相拥?

    为什么不再恋爱呢?她问。

    我摇头,骨子里,我是渴望像在大学时期那样来一场纯净水一样的爱情的,在社会中谈到爱情马上要想到结婚,想到结婚就马上要想到房子车子存款……好容易你看她顺眼,她看你顺眼时,她羞人答答地讲出的不是我爱你,而是房子准备的怎么样?去见我爸妈时你拿什么东西去孝敬他们?……而且我害怕一个女人喋喋不休地在耳边说哪家的婚纱比较新,哪家的家俱她看着顺眼,哪家钻戒又出了新款,哪家结婚时用了三辆劳斯莱斯……这些话听起来像一千只猫爪同时抓着玻璃窗,让人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往上冲。

    你为什么不找个男友真正地疼你爱你?我问。

    她笑,说一个女孩子如果身份显贵或是家道丰足就一定很难遇上真的爱人。常常会弄不清那些人是冲着什么来的,常常会为这变态了的爱情弄得自己信心全无自尊全无。你知道这个连猫都喝减肥茶的变态都市里的特产是什么吗?不是酒吧里偷情的男男女女,更不是主流社会的纸醉金迷……而是寂寞!每个人都寂寞!就连橱窗里香甜可口的甜甜圈也是寂寞的,到了傍晚,你能看见它们的落寞吗?它们的好日子只有那么一天。

    我说丫头,你的话越说越深奥了,我他妈是个俗人,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今天晚上我抱着你只是因为我喜欢。

    一早醒来,她还在我怀里酣畅地睡着。长长的睫毛像一对黑色的毛毛虫,让人忍不住想用手去捏起。她面容姣好,身体饱满,婴儿肥的小脸圆嘟嘟的可爱之极。很难想像这样一个青春无敌,像她的名字甜甜圈一样甜美诱人的女孩子会在昨夜里说出那么沧桑的话来。我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她嘴角动了动。我的心温暖得很,忽然有想给她做点早餐,然后送到她床前一口一口地喂她的冲动。

    将胳膊从她头下抽出,下了床。我边揉着自己发酸的胳膊边四处打量她的闺房,发现台灯旁有一个相框,小小的两个人影,女的是她,男的是个衣装周整的老头,很是眼熟。

    凑近一看,我呆住了。这个老头居然是我们董事长!虽然他收起了平时板着的面孔,脸上堆满了和蔼的微笑,还是让我心惊胆颤。甜甜圈依在他怀里,可爱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扎眼。

    五

    走在这个陌生城市陌生的街道上,路是干的,天是蓝的。昨天的风雨一点没留下痕迹。我很怀疑昨天是不是下过了一场雨,我的怀里是不是抱过一个温软甜香、新鲜面包一样的女孩子。回头看着来时的路,完全的陌生。甜甜圈应该在某一个我已记不清的建筑里酣睡吧。想起她,我的心动了动,虽然很轻微,却是真实地在动着。

    如果没有那张照片,现在我一定在摇她的身子喊小懒猪你的早餐来了!然后一口一口的喂她吃,帮她擦去嘴角的奶沫,吻她奶香的嘴唇。可是或许我就是个俗人,我没法像电视剧里那样演一场与富家女相恋的剧目,我害怕到那时我也会不知道是冲着什么留在她身边。而且生活不会那么偏心于我吧——一个新鲜可爱比我小十岁的老婆,一个有财有势的岳父——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长得不帅,没什么钱。我不相信这一切能让我遇上。

    在公司里曾经恶狠狠地咒骂过董事长:哪天非睡了他女儿不可!

    可是我不后悔自己做了一夜君子。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城市。打开电脑,邮箱里有未读邮件的提示。是甜甜圈。

    她写的很简短:与寂寞有染——与爱情无关!

    想你的怀抱——与别人无关。 
 
2005-4-10 2:54:42 发表 | 责任编辑:朝花夕拾
本文共有评论 0 篇︱已被阅读过 1469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您的名字: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朝花夕拾-个人文集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2021 www.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5891号-11